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学生乐园 > 学生习作 >

舞台演尽三姑六婆 不掩琴心雅意

作者:采集侠  来源:本站原创  发表时间:2019-04-15 13:00
浏览:

原标题:舞台演尽三姑六婆 不掩琴心雅意

舞台演尽三姑六婆 不掩琴心雅意

舞台演尽三姑六婆 不掩琴心雅意

舞台演尽三姑六婆 不掩琴心雅意

舞台演尽三姑六婆 不掩琴心雅意

金雅琴旧居卧室内设置小型灵堂

自诩“大聋瞎”,又在成为高龄影后时自称“我的艺术生命才刚刚开始”,乐呵了一辈子的表演艺术家金雅琴,昨天凌晨3时30分在睡梦中安然离世,91岁的人生也经历了两极的辉煌。因为家底太过丰厚,很多“生不逢时”的人艺艺术家都是晚年绽放于影视,金雅琴便是其中之一——人艺历史上第一位国际A类电影节影后、金鸡奖最佳女演员,那部《我们俩》成就了金雅琴第一次拍电影就在东京电影节斩获全票的佳话。于是,手捧两座最佳女主角奖杯的照片也成了遗照的不二选择。

作为北京人艺5天之内痛失的第三位表演艺术家,金雅琴同韩善续、吴桂苓皆得益于影视的成就。舞台上,她是《茶馆》中的庞四奶奶、《骆驼祥子》中的陈二奶奶、《日出》中的顾八奶奶、《三块钱国币》中的吴太太、《悭吝人》中的格洛特婆婆,更是电视剧《闲人马大姐》中的刘奶奶、《我爱我家》中的于大妈以及电影《我们俩》中的房东老太太,演尽了三姑六婆。殊不知,早年她曾以艺名白微倾倒众人,正应了曾经出演的一部舞台剧“花开遍地万户香”。

据悉,金雅琴遗体告别仪式将于6月29日上午9时在八宝山殡仪馆兰厅举行。

影后轶事

合作《我们俩》 所有等待都是值得的

昨日,与金雅琴合作《我们俩》的导演马俪文接受了北青报记者采访,马俪文透露,拍摄《我们俩》时,金雅琴已经查出患有疾病,但家人一直瞒着她,后来,电影《我们俩》和金老师本人都获了奖,大概是心情好的缘故,身体反而慢慢好了起来。如今,金雅琴不幸去世,马俪文也深感惋惜:“老人一辈子经历太多,但她性格开朗乐观,说话痛快,为人简单大方,工作敬业。很多老艺术家身上的太多优点都值得我们学习。金老师一路走好。”马俪文表示,一定会去参加金雅琴的追悼会,送金老师最后一程。

感觉:表演定位生活化

2004年初,导演马俪文准备拍摄根据自己真实经历创作的电影《我们俩》,电影讲述的是一个80多岁的老太太和一个20岁出头的小姑娘之间的一段真情故事。在挑选剧中扮演老太太的演员时,马俪文想到了金雅琴。但金雅琴已是年近80岁的耄耋老人,而且眼睛看不清东西,耳朵也聋了。对于能否出演这个角色,老人心里有些犹豫,马俪文导演将剧本用大号字体打印出来交给了她,让她看完剧本再说。金雅琴一看剧本就被感动了,甚至为角色而落泪。

《我们俩》的拍摄历时一年半,马俪文导演为了捕捉到真实雪景、雨季及枯黄落叶等镜头,7次开机关机,经历了分季节拍摄的困难。而金雅琴在这期间推掉了所有的电视剧,专心等着剧组随时召唤。金雅琴说:“对于演了一辈子戏的人来说,能碰上一部好作品不容易,所以所有的等待都是值得的。”这部电影的演绎方式让演惯喜剧和舞台剧的金雅琴有些陌生,表演上一下子转不过来,为此,她还有些郁闷,一直在心里琢磨,后来找到了“生活化”的定位,才算找到感觉。

自信:得奖也没觉意外

据悉,2005年凭借《我们俩》获得东京电影节影后的时候,金雅琴已经80多岁,尽管那是她第一次演电影,但是她在其中的真情表演,震撼了评审团,评委全票推举她为最佳女主角。有意思的是,2005年,10月30日晚上8点多钟,金雅琴获得“东京影后”的消息已经上网了,她本人却是在第二天才从别人那里得知的。金雅琴当时快人快语地说:“得奖我也没觉得意外,但是我也没像别人特别惊喜、惊讶,因为我自己知道,我演了一辈子戏,60年的舞台、电视剧,我觉得这个戏我演的是最成功的,我自己都很满意。”

打趣:我正缺个茶杯子

金雅琴爱热闹,获奖以后来祝贺的人络绎不绝,这让老人非常高兴,《我们俩》的导演马俪文和另一位女主角宫哲第一时间赶到金雅琴家中,带来东京电影节的金色奖杯,马俪文还打趣地说,“您可看仔细了,千万别把这个当茶杯使了。”老太太一听这话,乐了,“那敢情好呀,我正缺个茶杯子呢。”

《我们俩》之后,金雅琴还在电影《谁的眼泪在飞》中客串角色,虽然在全片中只有一句台词“我苦命的儿啊……”但她那颤抖的语言和双手、忧伤的眼神,非常有感染力,而金雅琴事后也觉得心里堵,“我一直不太愿意演悲剧,一演我自己就先堵心,一想起来心情就不舒畅。”

家人讲述

直到去世都不知自己患癌症

位于史家胡同人艺宿舍内的金雅琴旧居,在她生前一直居住的卧室内设置了小型灵堂,2005年获得东京电影节影后和获得金鸡奖最佳女演员后手捧奖杯拍摄的照片作为遗像立于中央,包括“华语电影传媒大奖”在内的三座电影奖杯以及北京人艺60周年院庆戏剧贡献奖的奖杯摆放在遗像旁,侧墙上挂着为她赢得三项大奖的影片《我们俩》的海报。女儿牛响铃称,“老太太快乐了一辈子,所以我们不想用黑白照片,这张照片定格了她艺术最辉煌的时期。”遗像的右上方,一张漂亮得让人窒息的女明星照片留住了金雅琴年轻时的模样,牛响铃说,“解放前我妈经常会登上《369画报》的封面,这张照片我们都没有,还是苏民老师的哥哥留存的一张小照片,托人转给我们后,东城区史家社区居委会帮忙放大冲洗的。”

牛响铃介绍,10年癌症史到今天,对于老太太来说重要的不是治疗,而是临终关怀和家人的陪伴。“让我们欣慰的是,她最后没有受罪,直到现在她都不知道自己是癌症,我们没有告诉她,她自己的医疗知识也很少,即便做手术我们也告诉她是因为肾结石,后来她还曾和媒体说,我做了个8小时的肾结石大手术。”前段时间,金雅琴在家中摔了一跤,牛响铃说,“如果不是摔了这一跤,她不至于走这么快。她一直很乐观,最近已经摔了好几跤还和家中阿姨吹牛,说自己年轻时练过功,不怕摔。”因为害怕她在晚上“起夜”时出危险,家人为她穿上了成人纸尿裤,可金雅琴坚持不穿。从前天开始不认人到昨天凌晨去世,金雅琴几乎没有经历太多痛苦。前晚,女儿和女婿轮流起来看护她,凌晨3点多女儿去看她时,感觉她睡得非常安详,但其实人已经走了。牛响铃说,“我父亲当年也是看着电视聊着天就走了。”

新闻动态 | 学校通知 | 学生乐园 | 学校建设 | 各教研组 | 德育天空 | 计划总结 | 电脑学院 | 图片中心 |

本站一部份内容来自网络收集,若有侵权请告知,将立即删除!联系QQ:49093850

岚谷教育教学网 闽ICP备0501979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