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动态 > 教研信息 >

中山咸水歌傳承恐“斷層”

作者:采集侠  来源:本站原创  发表时间:2019-05-23 05:00
浏览:

原標題:中山咸水歌傳承恐“斷層”

中山咸水歌傳承恐“斷層”

咸水歌民間藝人“三姑”異裝打扮,在喜宴上指導小孩唱咸水歌。 王雲 攝

  “什麼開花蝴蝶樣?開花結子尺多長?豆角開花蝴蝶樣,開花結子尺二三長……”每當78歲的老人陳錦昌唱起這首《對花》時,人們總禁不住為咸水歌的美而感嘆。這讓做了幾十年咸水歌“義務推廣員”的老人既開心也憂心。

  他說,現在中山有6所學校被定為咸水歌傳承基地,其中東升鎮勝龍小學日前還被評為廣東省第二批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基地,但這些基地都是小學。到了初中后,學過咸水歌的孩子大多無法再繼續相關學習。隨著民間藝人的不斷離世,這些民間技藝的傳承或將無法延續。

  撰文:南方日報記者 高薇

  愛音樂的孩子

  輾轉多校求學

  故事

  1

  愛音樂的孩子

  輾轉多校求學

  在實驗中學高中部就讀的陳雪琪(化名)原是東升鎮勝龍小學的學生。和很多愛好音樂的學生一樣,她也希望考入星海音樂學院,在那裡繼續自己的夢想。不同的是,她希望借助這個平台,繼續自己的夢想,將家鄉的民謠“咸水歌”傳唱開來。

  這樣的想法源於特殊的經歷。讀小學時,陳雪琪因為咸水歌唱得好,被中山市華僑中學的一位董事長看中,並自行出資將其帶進華僑中學就讀。進入新校后,她的生活開始被學業填滿,曾經的音樂夢想逐漸擱置。這讓喜歡唱歌的她感到苦惱和迷茫。

  當她不知所措時,在實驗中學就讀,同樣愛唱咸水歌的師兄羅宇恰好考入了星海音樂學院。這再次改變了陳雪琪的求學路——在中考時,她報讀了實驗中學,希望到這裡重拾自己的音樂夢想。

  如今,陳雪琪已是實中高一學生。雖然這裡並沒有開設咸水歌課程,也沒有哪個老師會唱咸水歌,但並未影響她對音樂的追求。這讓她的老師們略感惋惜,“我們也想教學生一些這方面的知識,但沒有老師會唱,而且我們自己也不懂。”實驗中學一位音樂老師說。

  這個問題也引起了長期從事中山民歌研究專家陳錦昌的注意。他說,在各地咸水歌中,中山咸水歌是最具代表性的一支。在上世紀,老藝人將其唱到北京,且受到了毛主席的好評。但隨著老藝人的離世,這門傳統技藝正面臨著傳承難的問題。

  非遺傳承重任

  多由小學承擔

  現狀

  2

  非遺傳承重任

  多由小學承擔

  為了保護和傳承這項技藝,從2001年開始,中山市就探索在東升鎮勝龍小學建立傳承基地。經過14年的推廣,咸水歌已經成為該校的“招牌項目”、“特色品牌”。全校老師個個都能創作和演唱咸水歌,學生幾乎人人都會唱。這讓該校在全省非遺傳承基地評選活動中脫穎而出,成為全省105個基地中僅有的兩個小學傳承基地之一。

  實際上,在中山類似的傳承基地還有5個,分別是坦洲鎮新合小學、民眾鎮新平小學、橫欄鎮中心小學、東鳳鎮東罟小學、坦洲鎮裕洲小學。它們大多在2009年后獲批成為中山市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基地。因此,在傳承形式和效果方面都無法與勝龍小學相比。

  “中山咸水歌發祥於坦洲鎮,6個基地中該鎮佔了2個,但傳承效果並未達到大家的預期。”雖然陳錦昌和很多民間藝人每年都會應邀前往這些學校做咸水歌的普及講座和培訓,但並未收到很好的效果。“這是因為,民間藝人的創作多是‘爆肚’,即興式演出,所唱歌謠也很‘土’,無章法可循,不利於師生學習或推廣。”陳錦昌說。

  由於多年致力於咸水歌的推廣和宣傳,陳錦昌已成為業內專家。他說,目前校園基地都有傳承氛圍,但傳承工作做得不夠系統和細致。究其原因,主要是缺乏配套。“老師都是外地人,本身不了解咸水歌的歷史,沒有掌握創作技巧和唱腔唱法,怎麼能教學生呢?”

  除了上述問題外,還有一個現象讓陳錦昌等人感到頭疼,那就是,學校的傳承鏈條不夠長。目前6所咸水歌的傳承基地幾乎全在小學,全市沒有一所中學在開展類似的傳承工作,或者有相關的承接課題。即便是傳承工作開展得很好的勝龍小學,其學生畢業后,很多都難以再學習或了解咸水歌的知識。

  整合6個基地

  健全傳承體系

  建議

  3

  整合6個基地

  健全傳承體系

  “竹樹開根根連根,葵花結子子成群。萬眾一心跟黨走,人民愛黨黨愛民。”在東升鎮勝龍小學裡,經常能聽到陣陣悠揚的樂曲和動聽的歌聲。這些歌曲既有體現家鄉變化的《勝龍水鄉》《贊水鄉》《一河兩岸好風光》,也有描繪自然風光的《春早》《花果園》《瀝心涌》,更有關於生活感悟的《女兒頌》《清明祭母》《外來媳婦本地郎》。無論哪種,都將咸水歌的韻味展現無余。

  成績的取得讓該校師生、家長,甚至陳錦昌都感到欣慰,但學生后期的發展也引起了他們的關注。“不論孩子小學階段唱得多好,進入初中后都無法再繼續唱下去。第一沒有老師教,第二他們要考試。如此一來,所謂的傳承不過是知識普及。”一位董姓家長說,傳承民間技藝是一項長期而艱巨的工作,並非小學6年就能完成。

  這一說法得到了陳錦昌的認同。他說,傳承咸水歌要在深度和高度上努力,換句話說,需要歌手不斷地唱、不停地學。目前,並沒有這樣的環境提供給他們。因此,他認為,要延長學習和傳承的鏈條,在中學建立一兩個傳承基地,讓大家能有繼續學習和提高的機會。

  勝龍小學校長冼學鋒也發表了自己的看法。他說,雖然6所學校都是咸水歌的傳承基地,但少有交流,各自為戰。若能將這些學校進行整合,形成一個咸水歌傳承集團,每年開展一些交流或競賽活動,或能進一步推動中山咸水歌的傳承與發展。

  中山市實驗中學高中音樂科組負責人桂燕則建議,在中學內適當安排一些咸水歌知識講座,讓中學音樂老師也能了解相關知識,幫助這一文化傳承。

新闻动态 | 学校通知 | 学生乐园 | 学校建设 | 各教研组 | 德育天空 | 计划总结 | 电脑学院 | 图片中心 |

本站一部份内容来自网络收集,若有侵权请告知,将立即删除!联系QQ:49093850

岚谷教育教学网 闽ICP备05019791号